笔趣阁

【食精者】【三 结局】

笔趣阁 2023-01-24 10:11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028aab.com
        事情的发展趋向,我并不能掌控。此刻的我,对于整件事,还不够了解。一觉醒来,想到老婆是个食精爱好者,我就头痛。其实也并不是讨厌,只是想她只属于我,凡人都有占有欲望,

        事情的发展趋向,我并不能掌控。此刻的我,对于整件事,还不够了解。一觉醒来,想到老婆是个食精爱好者,我就头痛。其实也并不是讨厌,只是想她只属于我,凡人都有占有欲望,我好像没有错。想到老婆吞下其他男人的精液,千奇百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再也不能等了,先从欣怡下手,查明真相。
  
        真相也许是个贬义词,知道了真相也怎样?也许就是离开。那又为什么又想知道?没人愿意承受这些出格的事,哼~,是不是该把老婆当做人生的过客?一不小心,又想了太多。想问欣怡这些尴尬的问题,我却没有开得了口。很多天,都去欣怡家。不知怎么开口,冰霜的心情越来越低沉。欣怡开始对我有些误会,她以为我对她有什么企图,老是被这老婆去找她。正因为这样,我说出了来她家的原因:“其实经常来你这里,我是为了老婆。她有种怪癖,你应该知道吧?”还是说得很含糊。欣怡问:“你说的是什么?”平静着呼吸:“她喜欢吃精液。痴迷程度就像吸毒。”欣怡笑了:“呵呵,这些事,怎么来问我啊?你应该问你老婆啊,她的事情,她最清楚。”
  
        真好笑,自己老婆的事情,我去问别人。只能说明自己太傻,想法很幼稚。欣怡见我不说话了,递了1罐可乐给我“怎么了?不高兴了啊?”我立起身子,双手交叉在胸前。我问:“简单点吧,你愿意把你知道的事告诉我吗?我把你当朋友,我才来找你的,你知道吗?”欣怡说:“我觉得你有点幼稚,这些事不能到处给别人说。况且你怎么能肯定,我就知道呢?”怎么肯定?老子在你家偷拍很久了,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我说:“你们这么经常在一起,她没和你说这些事吗?”欣怡说:“我知道她的事。”立即追问:“愿意告诉我吗?我想你帮帮我。”欣怡说:“我知道的也不多。还要个人比我清楚你老婆的事。”好像很快就有答案了,我说:“能现在带我去见见你说的那个人吗?”欣怡问:“你这么急切的想知道这件事,到底为了什么呢?”我说:“这件事很复杂,以后再慢慢告诉你。”那起可乐喝了一大口,松了口气。欣怡却说:“有件事我要先告诉你,你想见的这个人,是个男人。他对你老婆的事情很清楚。你先要答应我,见到他你不能生气。如果你改变主意,不见他。也许要好些。”隐约的字眼中,我大概明白了欣怡的意思。她说的这个男人,也许和老婆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离开了欣怡家。本想急切的去见那个人,我觉得好像还应该好好想想,是不是要去揭开这个千疮百孔的伤疤。回家后,老婆没在家。我们已经离婚了,再也没权利去干涉她的生活。之所有回这个家,只是我不知道这么面对父母,而且我也没有安身之处。欣怡的话反复的回荡在我脑海,自己给自己寻找着理由,想打开心结。可空荡的房子,让我心灰意冷。婚姻失败了,我也应该知道原因吧。我打算再回到欣怡那里。
  
       欣怡家没人,我折回家里。把自己锁在客房,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挤在脑袋里,很累很累。和老婆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想用1把刀统统切掉。老婆回家后,叫我,不理。敲门,不开。这是一种抵抗,只想留下点尊严。她一边说为我改变,一边又在享受那只属于自己的生活。她不可信,不可靠。
  
        很多事,躲不了的。第2天,我和欣怡去找那个神秘的男人。欣怡把我带到一个陈旧的居民区,踏上一栋楼,进入一个陌生的房子。这房子里,的确有个男人,看他穿的衣服,感觉他很想我上次偷拍到的那男人。那男人穿着成熟的衣服,身材有点胖。年龄并不是很大,可能比我还小。他看见我们进屋,他对欣怡说:“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微微呢?”微,是老婆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欣怡对那男人说:“这是我朋友也是微微的老公。”欣怡转过头对我说:“这是我名义上的老公。”听她这么说,让我感觉关系好复杂。那男人也有些意外,但我已经来了。欣怡拉着我往卧室走,她拉着我,让我感觉很奇怪。
  
        走近卧室,欣怡关上了门。欣怡叮嘱着,叫我不要生气。欣怡还说:“其实我的思想比较开放。吞精没什么呀,又不会怀上孩子。”说得轻松,要是这事不发生在我身上,我也觉得没什么。欣怡走到床的对面,蹲了下去。看欣怡歪着身子,不知道在弄什么,是不是在弄她的下面?我也不好一直盯着她看,故意不去看她。欣怡问我:“你觉得她这样对你,你很吃亏吗?”我说:“是啊。”当我的目光再次回到欣怡身上,欣怡双手撑在床边,双脚直立地上,趴在那里。欣怡叫我过去。
  
        我走到她的侧面,她露出了一半屁股。我有点惊慌,这一切毫无征兆的发生了,真不敢相信。我问:“干什么?”欣怡说:“把后面借你用用吧,你就不会觉得吃亏了。”这种意外的感觉无法形容,我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但我清楚的看到了欣怡的屁股,丰满白皙,肛门旁还有毛。可惜丝袜挡住了肛门以下的部位。一个白白的屁股放在我面前,我不可能不珍惜吧?我摸了摸,软软的,滑滑的。欣怡递给我一个避孕套,我戴上了。
  
        我咬牙插进欣怡的屁眼,并不润滑。插进去的时候,感觉套子都绷紧了。出来的时候,又舒缓一些。欣怡真是太放荡了,要不是我已经插进她屁眼,我都不敢相信。我看着欣怡,头发总左颈垂下,T恤包裹着纤细的身体。再看看我2手间的臀部,比较丰满,跟随着抽插,前后挺动。真想摸下她的大乳房,我问欣怡:“我能摸下你的乳房吗?”欣怡在轻哼中说了个“嗯”。双手迅速伸向欣怡的胸前。丰满的乳房,很柔软,并没那么有弹性。我揉捏着这对乳房,直到射精。脱下避孕套,我问欣怡:“这个扔那里?”欣怡拿过来,扔到窗外,我们走出了卧室。
  
        那男人问:“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吗?”欣怡说:“他想和你聊聊,说说微微的事。”我望着4周,没什么特别的,只是门口整齐的摆放着2双女式拖鞋,阳台晾着少许女人的衣服和内衣裤。我觉得欣怡和老婆经常回来这里。那男人问:“你想找我聊什么?你老婆的事情你还不清楚吗?”我说:“是啊,我就是来问我不知道的事。”欣怡回避了。那男人问:“说说你想知道什么吧,如果我知道,我就告诉你。”斩钉截铁的问他:“为什么她经常吞下你的精液?”他惊讶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这些事不能乱说的。”我说:“要不要我把时间,地点这些,统统说出来?”见到他,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这男人恢复了脸上惊讶的表情,他给我倒了杯水。他问:“你爱你老婆吗?”我不乐意的说:“不爱她,取她干什么?”他说:“其实你老婆也不算完全的出轨,我们并没做什么。”我对他说:“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他说:“你好像已经冲到的和她离婚了。现在再谈这些事,有必要吗?”我皱眉对他说:“既然我已经来了,什么都不说,我会轻易走吗?”他说:“好吧,我也想清静点。告诉你后,你就走吧。”
  
        他说:“我和微微是大学同学。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对她很好。可她父母却看不起我,觉得微微和我在一起会过得很累。微微是个很孝顺,表面答应了父母。我们私下约会。好景不长,她的父母要微微结识男友,催促她结婚。微微觉得很痛苦,每次谈起这件事,她心情都很沉重。我不忍心看她这么难受,我觉得退出。深爱的人,不可能轻易忘记。过了3个月,我再次找到她。已经晚了,她有男朋友了。我无数次的找到她,最后就换来了这种关系。我们见面的意图很简单,就是为了保持已经过去的缠绵。但她和你在一起后,只吞下我的精液。”
  
        听完后,我说:“你真他妈的自私。”他反驳我:“你不自私,来找我干什么?”我问:“欣怡是你老婆?”他点点头。我问:“她们经常来这里?”他犹豫了,不知道这么回答我。我指着阳台的内衣问:“欣怡不在这里住,那来这么多内衣?”他也没回答。我问:“欣怡是个什么人?我觉得她有点奇怪。”他说:“没错。欣怡是有点奇怪。她有关很怪的习惯。”我问:“什么怪习惯?只穿裙子?”他说:“问题不是裙子,她也要穿宽松的裤子。”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欣怡喜欢下面夹着东西?”我问:“夹东西?什么东西?”他微微笑了笑“别说这些了,我知道的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以走了吧?”
  
        我在房子里转了转,我说:“你的意思是我老婆忘不了你,所有不和你见面就不行?”他说:“她的想法我不知道。”我说:“我走了。我会让她永远不见你的。”我终于知道了,所谓的怪癖只是个幌子。这下好了,我可以死心了。依依不舍,换来了出卖,有点不甘心。
  
       老婆在家里,我看到她,上前就问:“你真的有食精的癖好吗?”老婆说:“别说这些了好吗?我会改的。”我问:“你在外面换过内衣、裤吗?”老婆有些紧张“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怪怪的?”我说:“我刚才去看了医生,医生说我现在有点神经质。外面真的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了,我要疯了。”说着,我把自己的衣服装进旅行箱。老婆无语的看着我的举动。我说:“对了,既然离婚了。所有属于我的东西我都要带走,看看财产怎么分吧。”老婆安抚着我,希望我不要走。气急败坏的我,听到她说的话,更生气了。我一把扔下手里的衣服。对她说:“你别装了,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我把她拖到刚才去过的地方,强行把她拖到那男人的门口。敲开门,欣怡开的门。欣怡看着我们问:“你们怎么了?”我说:“没什么,我想帮她改掉撒谎的坏习惯。”我拉着她进了门,对她说:“你想说什么?我们就在这里说吧。或者把刚才在家里说的话,在这里重复一遍吧。”老婆跪在地上哭。那男人看到这一切,忙把她扶起来。我问:“这里有她的东西吗?顺便把她的东西带回去,她以后不会再来了。”欣怡收拾了一些东西,关键是欣怡还收了2套内衣、裤。生气的我,又把老婆拉回家里。
  
        我把刚才提回家的东西倒在沙发上,我拿起内衣、裤问:“你都做过些什么?这些东西能证明你爱我?再给你次机会吧,说吧,你都做了什么?”老婆又从大学说起。我用力的拍了下茶几:“这段时间你做什么了?干了些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老婆被吓到了,停止了哭泣。
  
        老婆说:“就是我们离婚那天,我很难过,我去找他了。他一直安慰我,他对我说话的时候,脸靠得很近,他亲了我的嘴。当时我真的很需要有人安慰我,没有躲避他的亲吻。他的手抓着我的胸部,把我推倒在床。另一只手揉着我的穴口。这次我没阻止他脱下我的内裤。我一直想着你,并没让他任意妄为。但我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我们肛交了。你回来后,我和他见面也没那么平凡了,有时我会去见他,我们用肛交的方法寻找快感。就这样。”
  
        感觉她已经放弃我们的感情了。我问:“那这些内衣是怎么回事?”她说:“我去那里都会换下身上穿的内衣,不想留下痕迹。”我说:“好了,我也该走了。”我带着支离破碎的心,离开了这个家。再也不想回来。
  
        我觉得,她是类似包办婚姻的受害者。为了所谓的孝敬,放弃了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父母所给的压力,让她心里有些扭曲。我难过,因为我也是这种情况。但我和她真的爱上的对方,勉强的爱,不会有幸福。
(8594字节)追了那么久终于看完了,可惜却是这样的结果,一边说改一边却变本加厉地和别人肛交,这种女人不要也罢欣怡不是个男人,意料之外,裙子和宽松裤误导了我,精彩的故事,感谢作者哎...终于看完了,结局不是特好!不完全的H小说带有情感。我喜欢感觉你这么长时间更新了三篇文章,你觉得对得起读者吗,有多少人为了看你的文章而每天来花谷。实际上好多事,你写得很不明白。我提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你老婆爱不爱吃精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交待明白,好像是为了以前的男人(我不会说,总之,我看不明白)

第二,那个什么心怡到底和第三篇中出现的男人是什么关系,和你老婆是什么关系,一直没有说明白?

第三,结局的问题,结局是不是太快了????起码要吊吊我们的胃口吗,结果呢,这么快就结束了。。

最后,希望楼主再向下写。。。。。从一追到三,情节设定的不错,结局有点勉强,不过总算是结束了这样的结局差强人意了  一直在追着看的啊JP大大。。那为什么“你”老婆会去象给欣怡口交一样伏在她的腿间吮吸啊。说不太通啊---她又没有精液,难道是因为欣怡是那男人名义上的老婆, 逼里会有他的精液和味道吗?下面有夹着东西是被堵了穴口而封存了他的精液吗?别搞地和红楼梦一样,让大家去解密好不好。闷地。关于肛交的描写,再真实一些就好了。撅起屁股直接插,是插不进去的,没有大量的润滑,别说女的受不了,就是男的也受不了。最简单的润滑,比如肥皂液,总是可以的。这个结局不太好,楼主你查了那么久,结果你查出来什么了,一个不是一心一意的妻子,你自己看到这样的结果喜欢吗?还不如不查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