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千樱凋零无尽夜】【全】

笔趣阁 2022-11-30 10:0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028aab.com
(上)   接近午夜时分,基隆街道上一片冷清,除了24小时的便利商店外,没几家店还亮着招牌,刚从车站步行而出的千樱,得要独自走过几条这样空荡昏暗的老旧街道才能到家,若不是今天为了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千樱
(上)

  接近午夜时分,基隆街道上一片冷清,除了24小时的便利商店外,没几家店还亮着招牌,刚从车站步行而出的千樱,得要独自走过几条这样空荡昏暗的老旧街道才能到家,若不是今天为了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千樱并不想一个人这么晚走在回家的路上。

  深夜里,走在阴暗无人的老旧街道,连路上的车辆都相当稀少,千樱总觉得在四处昏暗的角落里,似乎有无数的眼睛在窥视着孤单的行人,让她有种很不自在的感觉,偶有人影站在街道暗处,也多半是徐娘半老又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翘首等待着寻欢客到来。

  一部白色房车低速跟在千樱身后好一阵子,令千樱更是忐忑不安,车里仿佛有个嚼着槟榔的中年男子突然操着台语口音对走在路旁的她喊道:“小姐,三千吗??”

  看千樱没有回应,男子又接着说:“不然四千也可以啦,好不好?”千樱心慌之下,发足快奔,慌乱地转过两个小巷口,才摆脱那台白色房车。

  “早知道就不这么晚回家”千樱不禁有些后悔地想着在盲目乱跑之下,反而跑离家更远了,她走到一个叉路口,直走的话,还得走二十来分钟才能到家。若是右转,会经过一个空旷的停车场,再穿过一段工地,就离家不远了,急着想回家的渴望,打败了千樱孤单面对暗路的恐惧,她选择右转走捷径回家,没想到……

  这条路却让千樱反而走到了无尽的深渊……

  千樱为了同学的聚会,特意花心思化妆打扮,身上穿一件白色近乎透明的紧身背心,内搭黑色绕颈素面内衣,下半身是一件深蓝牛仔短裙,系上浅蓝色皮带。

  透明的背心更让人几乎可以裸视千樱那只穿着黑色内衣的上半身,将樱青春洋溢的美好曲线展露无疑,下半身短到不能再短的牛仔裙配上紫色娃娃鞋,让修长白皙的美腿在夜色中更显得注目。

  身段玲珑有致的千樱,走近停车场时,就有一两群青少 年对着她注目吹口哨,更有大胆者,直接在远处对着千樱调笑……这一些反应都让她不屑地加快脚步。

  停车场的阴暗处,有三个男子正围坐喝酒,听到了口哨声,不自觉地将目光转移到了独自在深夜行走的千樱身上,当中一个壮硕黑脸青年说道:“老大,这妞身材不错、脸长得蛮正的!!”另一个留着山羊胡的青年说“哇塞,这妞穿得真辣,老大你看要不要……”最后一个年纪较大的平头男子说:“那就照旧,去准备吧……嘿嘿……”

  千樱快步穿过停车场,这个停车场四周没有住家,只有两个正在兴建中的工地,也因此附近几乎没什么人烟,两个工地间用隔板筑成一条通道供人行走,走出停车场,再经过一段工地人行通道,就看得到商家,可是向昏暗的工地通道望去,千樱不禁又有点担心。

  “小姐怕黑吗,要不要我陪你走呀”一个衣着脏污、留有山羊胡又带着酒气的青年出现在千樱身后,一看就知道多半是在附近打零工的工人。

  “不用,你别过来,离我远一点!!”千樱对于这种只出卖劳力,不爱干净又没有人生前程的男子,总有种说不出的厌恶和不屑,恨不得离他远远的。怕这男子再上前纠缠,她深吸一口气,快速地走进通道,走没多远,前面又有个壮硕青年挡住路。

  “小姐,别走这么快呀,要去那呀!!”青年脸上露出不露好意的笑容。

  千樱看到黑脸男子后,不安的感觉更重,转身想跑,却发现另一边也有人挡住了路。

  “小姐,别走呀,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山羊胡青年尾随而来,贱贱的笑着说“你们别过来,快让开,不然我要叫人啰”

  千樱故作镇定的说,其实心里已经慌了,两人从两边愈靠愈近,她情急之下,选择了冲向山羊男,想从男子身边的缝隙逃开,黑脸男子动作比她更快,一步冲到千樱身后,在她叫出声音前,拉住了樱的肩膀,并用他身上脱下的汗衫捂住千樱的嘴,把她压到墙边,山羊男也一把搂住她,两人一推一拉,压着只能呜呜叫的千樱,往通道深处走去。

  通道旁开了一个进工地的小门,平头男叼了根烟,站在门边看着两个同伴拉着拼命抵抗的千樱不禁冷笑。

  “煮熟的鸭子还想飞呀!!”

  平头男走上前,在千樱面前亮出了一把短刀,并在她的脸前虚划了几下后,刀刃压在千樱的右面颊上。

  “你不想让刀划在脸上的话,就给老子乖乖听话!”

  白晃晃的刀光、冰冷的刀锋,让千樱突然间吓得软了身子,就这样被三人拉进了小门里,进了工地的小门,千樱看到一个让工人留宿的货柜屋,若是再被拖进货柜屋……千樱不敢想像进去后会发生什么事……突然间她又奋力挣扎起来。

  一下子三人几乎拉不动千樱,平头男干脆抬起樱的脚,跟黑脸男两人硬把她抬进了货柜屋,一进到屋内,千樱就被两人甩丢到一张宽大的矮床上,山羊胡男抢了千樱的手提袋,顺势把门窗都关上,三人合作无间,仿佛对这样的行动相当熟练,之后三人像完成件大事般,得意地在房内另一边的桌椅上坐下,开始庆祝地喝起酒来,同时一边不怀好意地淫笑看着千樱。

  千樱精心为同学聚会画的彩妆,此时不情愿的只供三个不入流的男人欣赏,淡紫色的眼影衬托着樱那双明亮迷人的双眼更显深遂诱人,而薄薄的淡妆,让千樱细致的脸蛋更加明艳动人,只是这张青春可人的面容上,却满布着泪痕和恐惧,再也没有刚刚初见山羊男的不屑和鄙夷。

  樱恐惧得缩在屋子的角落,屋内不大,空气流通不佳,有股泥土和汗臭味弥漫在房内,千樱身下,是用数块木板垫成的矮床,铺上一层脏兮兮的棉被,枕具和棉被都显得陈旧不堪,三个男子坐处,有一堆工地用具和生活杂物被任意摆放,显得更加凌乱,身处这样的地方,让爱洁净的千樱更加急着想离开。

  “你们放我走,好不好,我可以给你们钱……快放我走,不然我要叫人了!”樱急得哭了出来。

  三人听了边笑边喝酒,黑脸男说“怎么每个女的说的都一样,这两个大工地,就只有我们三人看守,你叫了也没人理啦,哈哈!”

  “老大,前天那个上班族小妞是小黑先玩的,这次该轮到我先上了吧?”山羊男色眯眯地看着樱说。

  “去把,别玩坏了!”平头男说。

  “我又不是小黑,老是把妞干到破皮流血!”山羊男亏了一下黑脸男说。

  “去你妈的,你再不上,我要上了!!”不能先上,让黑脸男心里闷极了。

  千樱听到他们的对话,心里仿佛沉到了海底般绝望。

  “ 不要,我不要在这种地方被……”

  千樱虽内心大声的喊呐,啜泣的哭声却引起男子更大的兽欲,山羊男急忙脱光衣服,扑向瑟缩在角落的千樱,硬把她拉到床板中间,然后压到樱身上,左手拉住樱的双手,右手不断地在樱胸前搓揉,摸够之后用力扯开那件透白的背心,纱质的背心禁不起拉扯,马上被撕坏,山羊男接着更是直接把手伸进黑色内衣里,把玩着千樱的乳房,乳尖乳房被山羊男反覆大力的掐捏,痛得让樱开始忍不住闷哼起来……

  “老大、小黑,看不出来这妞还蛮有料的,奶子不小呀!!哇,皮肤也很嫩,身材比上个月干到的那个高职妹好多了!!”山羊男边摸着千樱,边把探索到的消息回报。

  “老大,这妞的脸也比前天那个上班族漂亮多了,腿也是又白又直!!”黑脸男在另一边边看边流口水的说着。

  “是呀……好久没抓到这种好货了,穿这么骚,摆明了就想被男人干,我们就来帮帮她!!”平头男看着被山羊男压在身上的千樱,也不禁兴奋起来了。

  “小妞,你好香呀,当我老婆好不好?”

  山羊男开始俯身亲吻千樱的脸颊和脖子,贪婪地在樱脖颈间嗅着,想把樱身上的香味都吸尽,没想到千樱今天特地洒上的昂贵香水,没有让心仪的学长闻到,反倒便宜了这个猥琐不堪的山羊男。千樱双手被制住,依然死命地扭头不跟他接吻,男子身上的汗臭、嘴里喷出的酒气和槟榔味,让她异常的反感,最后躲无可躲,终于被亲到,山羊男更是无耻地把舌头硬伸进樱嘴里,想跟千樱舌吻,那股从对方口腔里传来的烟酒腥味,让她眼泪狂飙,忍不住撇开头。

  “不要……你好臭……”

  “嫌我口臭??妈的!!你现在还当你是大小姐呀,你现在只是老子发泄用的玩具,你们这种小妞,就是看不起我们做工的,等等叫你用嘴巴含我的屌!!”

  啪!!!!!!!!山羊男似乎被激怒了,甩了千樱一个耳光,力道之大,让樱一时间有点头昏,失去抗抵力。

  “小黑,来帮我拉住她的手,老子非干死这小妞不可!!”

  “嘿嘿,你行吗,最后还不是要靠我的屌!!”黑脸男依言将樱的双手拉开压住,却不再碰樱,这是三人的约定,山羊男爽够前,他是不能插手的。

  “我呸,老子干给你看!”山羊男接着用力扒开樱的短裙,短裙因此被扯坏,丝质内裤更是禁不起山羊男的拉址,啪!!!的一声被撕开,紫色娃娃鞋更是一下子就被脱掉。

  “老大,这妞果然是骚货,脚趾还擦黑色的指甲油!!!”

  千樱羞得下意识地想缩脚,却被山羊男拉高脚踝,展示她的美足给另外两个男人看,黑亮小巧的脚趾甲在空中被男子的手拉着摇晃起来,千樱耳畔传来另外两个男子的嘲笑声,还来不及害羞,又被山羊男压住,两腿硬是被拉开,陌生的手指硬是掰开樱干燥的阴唇,指尖陷入唇口,樱不禁一声惊呼!!!

  “不要…不要…”粗糙的手指开始磨擦着阴蒂,不断来回的弹动,粗鲁又直接的挑逗带给千樱强烈的刺激,一阵阵酥麻难耐的感觉开始自腿心处蔓延开来,敏感的千樱觉得浑身冒汗发热,脸上开始漾起红晕,虽然忍着不出声,但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沦陷,再这样下去……

  “停……停……别用你的脏手碰我那里……”千樱低头看见恶心的山羊男那带着脏污的手指直接碰触自己的洁净的下体,千樱又是一阵快要昏厥的难过“嘿嘿,你看这都是你流的,还嘴硬说不要?”

  山羊男用手一摸樱的私处,举起泛着水光的四指,指尖还从阴道口牵了一条水丝,得意又嘲笑般地在千樱面前展扬,正当千樱自觉羞愧之时,又感觉到对方已把肉棒顶到了穴口了……“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现在才求我,来不及了,看到你们这种穿着漂漂亮亮又爱看不起人的小妞,我就想狠狠的干你们!”

  毫不怜香惜玉地,山羊男直接用力狠狠的把肉棒插进千樱的小穴,突然间有庞大的异物入侵,下身瞬间的撕烈感痛得千樱眼泪又泊泊地掉了出来!!!山羊男忍住冲动,在调戏千樱许久,最后把肉棒塞进樱蜜穴后,露出一副终于得逞的爽样,看得黑脸男羡慕的要命……

  怒气腾腾的肉棒开始在千樱蜜穴里抽动,山羊男一边狠狠的干着千樱,双手更是不停地大力搓揉着她的胸部,手上的力道痛得令她哀叫连连、却没办法阻止男子的暴行。

  千樱脸上的眼妆已经哭花了,平时自己呵护备至、连男友都不舍得大力捏的坚挺美胸现在被这粗鲁的山羊男毫不爱怜地任意挤捏搓揉得变形,偶尔还被用力紧掐乳尖、拉高乳蒂,该死的是,除了痛以外,千樱居然还有酥爽感……

  “痛……不要捏那……呜……”

  “哈,老子就是要你又痛又爽”千樱的哭声激起山羊男更大的性欲,手上的力道不减,身上的肉棒更是不停地在蜜穴里来回抽动除了身体的痛楚外,被山羊男这种平时自己看不上眼的男子强暴,心灵上的打击更加令千樱难以承受,当痛楚渐渐麻痹后,樱只能闭上眼默默承受这一切……

  希望这样的恶梦快点结束,明早醒来能忘掉这一切……山羊男猛力狠干了一阵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喘息,肉棒心满意足地离开樱的体内,然后像丢抛弃物般,把千樱踢给前方的黑脸男子身前,平时被追求者视为公主的千樱,现在却像被山羊男玩腻的破旧玩具般,丢给黑脸男子捡拾。

  “小黑,输到你今天干我玩腻的破鞋。”

  “轮到我了,轮到我了”黑脸男子开心的脱下工作裤。

  千樱在泪光中,看到黑脸男胯间的肉棒异常粗大,不禁吓了一跳,急忙想爬开又被拖了回来,壮硕的黑脸男也是俯身亲吻千樱,舌头更是伸长地在她脸上乱舔,再次把她的脸妆舔花了,尤其更在她的耳廓、耳垂间猛舔,还不时吹气舔进耳道:

  “不要…不要亲那里……啊…啊……”刚刚忍住不出声的千樱,终于失守地尖声吟呻起来。

  “哈,看样子小妞的敏感带在耳朵呀。”

  黑脸男亲完,吐了两口唾液在手掌上,然后将唾液抹在自己的肉棒上,接着将千樱翻转,让千樱像小母狗一样跪趴在床上,黑脸男,抬起樱的臀部,准备将大肉棒顶进千樱的小穴……千樱低着头,从自己的腿心间,看到黑脸男毛绒绒的腿毛和粗黑硕大的肉棒,又是一阵恐慌。

  “求求你……不要…不要……求你……放过我。”

  千樱脸上尽是黑脸男口中恶心的口水,味道比山羊男还要令樱难以接受,但看着那粗大的肉棒不断向自己逼近,千樱脸上骤生惧意,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为了让自己免于被轮干的命运,樱还是服软开口求黑脸男,希望他能比山羊男心软。

  “嘿,等等你会求我的,不过……是求我不要停……哈哈,等等干到你爽到受不了时,你会再一次求我停下来放过你……”

  黑脸男脸上露出了如野兽看到猎物般的饥渴神情,恨不得一口把千樱吞下,话一说完,粗大的肉棒硬是顶开千樱蜜穴的嫩肉,排闼而入,直捣黄龙势不可挡,深深插进了蜜穴最深处。

  千樱从来没被这么粗的肉棒伺侯过,一时间感觉自己快被撕成两半了,在黑脸男开始猛力冲撞时,樱感觉有种快被撑破、贯穿的感觉。粗大的肉棒不管千樱是否受得了,在她苦苦哀呜声中,无情的来回刨刮着蜜穴四周细嫩的肉壁,每当肉棒全力深插时,似乎顶到花心,深到千樱都不禁颤抖,而当肉棒退出之时,被撑开的蜜穴四壁居然还无法马上收拢,穴壁痛到能感觉得到肉棒退出前的型状。

  ……

  在适应痛楚之后,没想到身体开始感受到快感了,每次肉棒深插,总是顶到花心最深的酥麻处,而肉棒退出时,粗大的棒身刨刮着肉壁,带给千樱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肉棒刨刮出的白浊色的淫水,开始飞荡在床上和两人的胯间,“噗滋、噗滋”的水声随着撞击的猛烈愈发响亮,又痛又酥爽的感觉,开始让千樱沉溺,渐渐忘了自己是在被强干,被一个粗俗低贱的黑大个强干……

  “嗯……嗯……啊……啊……”连绵而来的快感,让千樱不禁仰起头无意识地随着肉棒的节奏吟呻,臀部也配合着肉棒的抽插,一前一后的迎合……“开始爽了吧,穿那么骚,早就知道你欠干了!!!”山羊男乐得在旁边取笑着千樱。

  “刚一直喊不要,现在怎么自己摇屁股急着给我干呀,哈哈”黑脸男也是大乐。

  “……”千樱的理智就像是一瓣一瓣樱花飘落般,一丝一丝地逐渐崩溃,心里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反应,但却没办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欲望,还是不停的配合黑脸男的肉棒扭动身体……

  被强干已经够难堪的了,可耻的是自己居然还不断迎合对方的暴行,完全停不下来,内心的羞愧让她下意识地把脸整个埋进散落的长发中,脸颊更是紧贴着刚才她还嫌脏嫌臭的棉被,小嘴随肉棒的律动娇哼不已,完全没办法回应男子的取笑。

  “老大,她被小黑干到爽得说不出话了,果然是骚货!!!”

  “被我肉棒插过的女的,没有不爽的啦,小妞你看你下面一直喷水!!!很爽厚”

  千樱的头抵着床板,从腿心处看见粗黑的肉棒毫不留情地不断猛插湿漉漉的蜜穴,蜜液不停的流淌飞溅,淫靡的性器交合的景象,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千樱体内的快感终于积累到满溢而出,两腿酥麻到疲软而不停颤抖,一股热流从蜜穴中急泄而出……

  “啊……”娇吟声中,千樱脑海里美爽得不知东南西北,翘高的臀腿更是直接软倒在床上,浑身乏力,娇喘不止……“哈,又一个贱货被我干到爽翻天了,贱货你以后会爱我的屌啦!!!”黑脸男看到千樱的样子乐不可支的大笑。

  一旁等待许久的平头男从容地来到樱身前,拿着短刀一把插在床上,挺起了一根黑呼呼又带有异味的肉棒到樱身前,拉着樱的长发将她的头提起,拨开散落的在樱脸上的长发,用不可置疑的命令语气说“臭婊子!!!不想吃刀子的话,给我舔!!!!”。

   (下)

  深夜里,偌大的工地中一片漆黑,只有一处货柜屋隐隐露出亮光。

  “嗯……嗯……哦……哦……呜……”

  若有似无的女子娇喘吟呻声,不断的地从屋内逸出,屋内一个男子坐在床缘喝酒看戏,床上有三个赤裸人影不断晃动,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披头散发像母狗般跪趴着,两个男子一前一后在女子身前身后扭动下体。

  刚刚还是明艳动人的千樱,现在手肘撑着床板,仰起半被乱发遮掩小脸不断吞吐着平头男的肉棒,而翘高的美臀上,有只更粗大的肉棒不停的在樱细白修长的双腿腿心间出没。嘴里肉棒上的异味比起刚刚黑脸男的唾液更加令樱反胃,从来没有男友敢叫千樱口交,她也从未帮男生吸舔过,但此时樱却不敢反抗,压下强烈的自尊心,忍耐伺侯着嘴里的生殖器官。

  不同于被迫口交的羞辱感,背后黑脸男子的抽插却带给樱无比的快感,粗大的肉棒塞满蜜穴,每次都插到最深处,插得樱两腿酥麻不已,肉棒深插的同时,黑脸男还不断拍打樱的翘臀或用大手捏着樱的美胸,一点都没有闲下来。

  “老大,这妞又喷水了,看样子快不行啰,她快爽过头了……”山羊男在旁边提醒着。

  的确,从刚刚黑脸男开始干她开始,千樱不知已经高潮几次了,若不是黑脸男一直扶着千樱的臀部,千樱早就软到趴下了。此时千樱蜜穴又渗出大量淫液,顺着大腿蜿蜒流下,早就浸湿了膝下的被单了,而她的香舌小嘴,也无力舔舐平头男的肉棒,只是勉强叼着肉棒而已。

  平头男见状,双手扶着千樱的头部,开始用力的深插千樱的口腔,每一下都顶入喉头,让千樱呜呜地悲鸣起来……黑脸男也配合着再次全力冲撞千樱的臀部,两个男人疯狂架着她凌辱,力到尽处,千樱突然感觉口腔中喷出一股黏腻腥臭的液体,想要躲开,却被平头男死死的抓住头部,就这样平头男的精液一股股的狠狠灌进了千樱嘴里。

  “吞下去!!!”满满的精液被吞落些许,千樱就反胃似的吐回口腔,她不敢真的吐出,又含泪缓缓吞落,却有部分精液从嘴角溢出,流淌而下,漫延到颈脖之间,当黑脸男,退出肉棒放开千樱的腰部,她整个软倒在床上。

  千樱累得垂首喘息,眼神里尽是一片空洞,眼妆已经糊掉,晕开在眼眶四周,脸颊上的妆早被黑脸男舔花,面容上尽是唾液、妆品、汗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千樱已经麻痹到闻不出味道了,本来梳拢得宜的长发现在黏在脸上或披肩散落,赤裸的美体冒着一层层汗水,身上尽是红通通的手印,尤其是胸部和臀部上明显的五爪瘀青,更是刺眼,私处蜜穴已是红肿不堪,隐隐还有血丝随着淫水流出……

  这样淫靡的景象若像千樱认识的男生看到一定难以想像,平时在学校被同学、男友宠到要命的她却被三个靠打工为生的肮脏男人当成性玩物毫不客气的打骂蹂躏,现在一身狼狈像是个被凌虐玩坏的洋娃娃,三个始作俑者在一旁喝着酒欣赏他们的杰作,一边开始讨论起来。

  “这妞耐操哦,上次那高职妹玩到这里,人就昏死过去了!”

  “早就说她欠干,看她刚刚爽起来的那副骚样,看他还敢不敢瞧不起人!”

  “老大你先射了,那下次你又要排最后啦,哈哈…”

  “那你们两个下次谁要先上??”平头男不以为意的问道。

  “老规矩,看谁晚射,还是老玩法吗??”

  千樱默默听着他们的嘲笑,心里一片死寂,在他们眼里,自己只是供他们发泄的玩具,已经被蹂躏成这样,她只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然后彻底的忘掉这一晚。

  “小妞你想不想回家呀??”

  樱听到这里,眼睛为之一亮,平头男把包包和衣物都丢还给樱,虽然衣服早就被撕烂,再穿上也是衣不蔽体,但樱还是当作是救命的稻草般,死死的把衣物抓在怀里。

  “只要你帮我这两个哥们吸出来,我就放你回去。”

  那种任由男人生殖器官在口腔里大肆捣动的口交,自尊心极强的她,打死都不想再经历一次,但今晚蜜穴已经被轮干过,小嘴也被玩过了,还被迫口爆和吞精,她还有什么能保留的呢??自尊??早就被摧残殆尽了,现在的她,只希望恶梦快点过去。

  “你们说话算话??”

  “别瞧不起人了,你才会说话不算话,舔出来就让你回家”山羊男挺着肉棒放到的千樱身前。

  千樱不想再试着求饶或哭泣,她知道,示弱只是会激起对方更野蛮的兽欲,若顺从可以让她回家,那她愿意逆来顺受加快结束这一切,千樱勉强的撑起身子,跪坐在山羊男身前,银牙一咬,豁出去似的,主动舔上了山羊男的阳具,她没学过口交,但她看过性交影片,知道怎样让男生忍受不住。

  回家!!我要回家!!千樱脑里不断的提醒自己,以防自己忍受不住阳具的异味而吐出,山羊男一边享受着千樱的服务,一边又抓起樱胸上红肿不堪地乳尖挑逗她,千樱哼了一声,却不敢再反抗,任由山羊男把玩自己珍爱的美胸。

  “我早说过了,你今天会乖乖的含老子的屌,你再瞧不起我呀,老子今天就要当你的老公,玩你奶子、玩你的嘴、玩你的淫穴、干死你这个骚货”山羊男还记得初见时千樱鄙视他的眼神,现在千樱的顺从,让他感觉无比的爽快。像山羊男这种男生,平时给千樱提鞋,她都觉得不配,但她现在的自尊已经麻痹到没有知觉了。

  “三分钟到了,换我换我”黑脸男站在另一边,也挺起粗黑的大屌说道。

  “口技真差,三分钟还舔不出来,去小黑胯下多练练”山羊男又像丢弃不要的玩物一般,把千樱推过去给黑脸男。

  黑脸男的阳具很大,樱张足了口才含得下,黑脸男可不好伺侯,他先挺起肉棒在千樱的左右脸颊上摔打,用肉棒甩完耳光后,开始在千樱嘴里狂力冲撞,一次次深插都顶到喉底,这样的深喉咙式的插法,顶到樱一直干咳,咳完,黑脸男毫不爱怜地又再次强暴千樱的小嘴,说好不哭的千樱,又一次次的被逼出了泪水。

  “三分钟了,轮到我了”山羊男在一旁急叫,黑脸男爽得又把千樱推回给山羊男。

  “还真的含得不怎样,就那张脸好看而已,奶子也比高职妹小,技巧更差那个上班族一大截!”黑脸男爽完却又开始嫌起千樱,千樱忍着听他们的冷嘲热讽,不再多想,只想快快满足他们回家。

  “小黑你还嫌,这妞的条件,你三辈子的都追不到,今天能搞上算你运气好了”平头男在一旁插话。

  山羊男坐到床上一个椅垫上,大开双腿,胯下尽显在樱面前。

  “小妞乖乖爬过来,从老子的脚趾开始舔,舔到老子的屌,要是让老子不爽,你今天就别想回家了。”

  千樱眯着眼,不看山羊男那丑陋的胯下处,忍着泪水爬到山羊男身前,眼睛一闭用香舌舔起了男子肮脏的脚趾……就这样,千樱仿若最不堪玩物,下贱地不断在两人胯下来回,努力舔舐一根阳具后,又被大脚踢到另一根阳具前卑贱地用小嘴服伺对方,所有的自尊和骄傲都在这一刻荡然无存,一切的忍让,只希望能早点让这两头禽兽满足,这样才就能解脱了。

  最后黑脸男先忍不住射在樱的胸上,山羊男则是故意羞辱樱,在喷发的那一刻,拔出阳具,狠狠射在樱的脸上。温热的精液还在脸上流转,樱用手拨下甩落那些令她作呕的秽物。

  “我可以回家了吧?”

  三个禽兽相视而笑。

  “哈哈哈……怎么每个女的都傻到相信,我们怎么可能这样就放你回去?”

  “你们不讲信用!!!”樱气到颤抖,却又无可耐何。

  “不这么说,你怎么会像下贱的母狗一样乖乖自动舔我们的肉棒。”

  “读那么多书,怎么还那么笨,比小黑这种没读书的还傻,还没爽够,怎么会放你回去”山羊男又再一次嘲笑了樱,樱发现自己平时引以为傲的学历、品味、在此时都没有用处,缺乏力量和社会经验的她,完全被三只禽兽玩弄在股掌间“你们已经把我玩成这样了,够了吧!!!你们都射了,不要再欺负我了”

  身心被摧残到极点的千樱,满身伤痕,狼狈不堪,想哭但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

  “你现在脏得连胡子都嫌你臭了,带你去洗一洗,再来好好调教你当个好玩具。”

  平头男看了千樱表演完口交秀,仿佛又回复了力气,一把搂起千樱,向浴室走去一进浴室,平头男大力的用水柱冲洗千樱,冰凉的水温,冷得让千樱又缩在地上,平头男粗鲁地抓着千樱头,用水柱冲向她的脸蛋,将刚刚的秽物冲尽,又强硬地掰开千樱的双腿,冲洗蜜穴,像洗布偶般把她从头到脚洗了一遍。

  “白白净净的,让人看了又硬了”山羊男进到浴间看到干净地千樱又起了坏心思。

  山羊男也不回床上,直接把千樱拉到一旁的马桶边,命令千樱手掌扶着马桶边缘、抬高翘臀。

  “不要在这里……求你……这里好臭……好恶心”

  “不要在这里!!!回去床上,我给你干、我帮你舔,求你别在这里干我!!!”

  山羊男故意想折辱她,又岂会放过她,问也不问地又再次把肉棒塞进了樱体内抽动!!!!

  这种多人用的浴间,卫生情况一定不好,爱洁净地千樱无奈趴马桶上让人又再一次的强干,脸却朝着马桶,扑面而来的尿骚味,烘得千樱想吐,但她却迎努力地仰着头,不让长发垂落到马桶里……“啍,臭婊子,看你有多嚣张呀,刚嫌我臭,现在知道老子有多香了吧”

  “老子还要射在你骚穴里,瞧不起我,我就搞大你的肚子,让你怀老子的种,让你当我儿子的娘,让你看到儿子就想到被我干过,哈哈!!”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我不要怀孕!!!!!”

  山羊男毫不保留的在樱体内喷发,滚烫的精夜,刺激着她跟着达到了临界点,“天啊……你真的射在里面!!!……你这个禽兽……你会不得好死!!!”

  当千樱又再一次的高潮软趴时,再也忍不住地趴倒在马桶边,半数的秀发早已散落浸在马桶里。

  “哈哈,都射进去了,你等着帮我这个禽兽生儿子吧!!!”

  若怀了这山羊男的孩子的话,那千樱梦想的美丽人生就毁了,这会是人生没办法抹灭的污点,被内射的她整个人呆滞在地板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山羊男话说完又搂起千樱冲洗,再带回去床上…就这样,几乎同时都会有两只以上的肉棒在千樱嘴里和腿心间伫留,每当千樱张开大腿迎合阳具之际,总有另一根肉棒强硬的塞进她的口腔抽插,也总是会有双手停留在千樱的饱满的美胸上大力揉捏,三人就这样两两上阵,互相轮替不停的品尝千樱诱人的少女娇驱,每次轮替完,又硬灌她喝下大量开水,接着再极尽可能的榨干她体内每一分精力。

  千樱被三个男人狠狠地蹂躏了一夜,下身、脸上、嘴里一次次地射满了精液,当三人终于满足地离开后,樱已是神情恍忽,长发四散凌乱不堪,遮住了满是污秽的脸庞,整个人赤条条虚脱地躺在硬到令人发痛的床板上,白皙娇嫩的身驱上尽是巴掌般的红肿和瘀青,伤痕累累,而最痛的却是千樱的内心。

  几个小时前,她还在party 上对所有地男人不假词色,高傲冷艳的外表,让男人敬若女神,她周遭的男生,随便一个都比眼前这三个男人优秀数百倍,但别的男生哄她宠她却连手都摸不到,她却在这肮脏不堪的地方被轮暴数次,对方还是她平常看都不想看一眼的男人……她不再是众人眼中的冰山美人千樱了,现在的她只像是一具被玩坏玩腻的破人偶。

  “看你现在这个丑样,叫老子干你,我还不肯呢。”

  千樱脸上尽是精液,在发丝半遮下的毫无半点神采、目光呆滞,而山羊男却依然大力的嘲笑她,随口更是吐了一口唾液在樱脸上……“老大,看不出来,这妞是XX大学的高材生!!”

  三人翻着千樱包包里的证件,不断的讨论起来。

  “老大,你看她手机的照片,看她拍照那个样子多骚!”

  “嘿,不知她男友知道她被我们轮干了一个晚上,会有什么想法。”

  “打个电话去问问她男友,不就知道了。”

  “小妞,你男友若知道你被我们使用了一个晚上,不知还要不要你呀??”

  千樱听到他们的问话,回神急忙地说“别告诉别人……求求你们……”

  “我什么都做了……求你们让我回家啦……我不会报警,也不会说出去,求你们让我回家……求求你们……”

  “老大,这妞条件这么好,只玩一次太可惜了,可惜现在被玩成这样,叫我再干我也没胃口……你看……”

  “嗯……胡子,你拿这妞的相机,去拍几张照。”

  “不要……不要拍我……不要拍……”千樱大声的嘶吼,却无事无补。

  山羊男马上拿着相机,对着满身是精液的赤裸女孩,按快门狂照,千樱根本没办法阻挡,而泪腺早已干竭,掉不出泪来……平头男接着说。

  “小妞你听着,我有你的手机号码,也知道你家在那,更知道你读那个学校,你要想我们保密,就得乖乖听话,不然我会让这些照片洒满你的教室。”

  “你现在这种丑样,脱光了我们也不兴趣干,周六晚上打扮得漂亮一点,到停车场前的通道处等我们,知不知道!!!”

  “还有还有,记得多买几瓶啤酒和吃的,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干你!!”

  山羊男的话又一次的刺痛了千樱,脑海里尽是绝望的千樱,漠然的听着三人的吩咐,想着自己的未来难道就这样被这三个猥琐的色狼给操控住了吗,这样的凌虐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完】
        22814比较无趣的文字,楼主多努力吧。一点没有画面感啊女人晚上单独出去时很危险的啊,被强奸犯抓住就悲剧啦文章很真实,作者很有生活,顶了。谢谢不经意间的一件小事就可以成就一段桃花运楼主写的真好,情节丰富引人入胜。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你爽死了啊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太牛了 这都行 是真实的吗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